综合

广州龙卷风过境一日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百科   来源:焦点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上海品茶网-上海品茶-广州市喝茶高端海选

透过宿舍的广州窗户,徐峰目睹了自己此前从未见过的龙卷一幕:窗户玻璃被震碎,铁皮房顶被掀上天,风过厂房的境日砖墙经不住铁皮的拉扯,倒塌了。广州


4月28日,龙卷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光明村倒塌的风过生产车间,工人正在清理现场。境日受访者供图

新京报记者 | 刘思维

实习生 | 郝哲琳

编辑 | 杨海

校对 | 陈荻雁

全文3629阅读约7分钟

龙卷风过境24小时后,广州光明村还没有缓过神来。龙卷

公路已经清理干净,风过但两侧被连根拔起的境日大树胡乱躺着,汽车好像破旧的广州玩具,被随意丢弃在路边,龙卷掩埋在断枝下,风过铁皮和彩钢板像刚洗完皱在一起的湿衣服,“晾”在电线上。

损失惨重的工厂老板,叉腰站在满地建筑垃圾前,不时拿起手机打电话安排工人清理现场;村里水电都停了,工人正在加班加点抢修,村民带着证件钱物投奔周边亲友。“水电一来,就回家。”

4月28日凌晨,广州市白云区相关部门通报,4月27日15时左右,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出现强龙卷,龙卷影响距离约1公里,覆盖光明、陈洞、金盆、良田4个村。截至27日22时,现场搜救工作已基本完成。

这场突如其来的狂风,带走了5个人的生命,另有33人受伤。受损最严重的,是密集分布在这里的厂房,共有141家受损,无民宅倒塌。

“飞沙走石”,龙卷风来袭

4月27日是个周六,14时左右,张斌正在流浪犬救助基地和10个义工一起工作。基地在钟落潭镇陈洞村的一座山上,建筑都是相对简易的砖墙铁皮顶。平时张斌一个人住在犬舍旁的棚屋里,周末会有附近的大学生义工来帮忙。

他们给狗做了饭,打扫了狗舍的卫生,还有义工在开直播,镜头里90多只流浪狗正在花园里晒太阳、奔跑嬉戏。这天天气不错,“蓝天白云”,只是有些闷热,“蒸桑拿似的”,张斌出了一身汗。

在4月末的广州,人们多少习惯了这样的午后。但根据事后广州市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中心的分析,这样闷热的天气是因为过去一段时间,南海暖湿气流持续加强,向广州输送了大量的水汽和能量。

“27日上午,广州近地层暖湿气流继续加大,白天低空急流加强,加剧了“上冷下暖”的不稳定层结。”上述机构的官方微博“@广州天气”在文章里提到。

附近的光明村里,李浩正在亲戚家聊天喝茶,两个孩子围着大人们追逐玩耍。亲戚一家七口,住一栋二层小楼,一层客厅双开的钢化玻璃门敞着,没有一丝风进来。

光明村里一半是民居,一半是厂房,大部分厂房是做棉纺或家具加工的中小型工厂,每个厂10-20个工人。村里一半都是外来人口,李浩的亲戚也在村里的工厂上班。


4月28日,光明村一家棉纺加工厂生产车间,顶部铁皮被掀飞,砖墙倒塌。受访者供图

浙江人徐峰是光明村一家棉纺加工厂的老板,他的厂房占地2000平方米,10个工人,3个车间,此时,他正在车间交代工人最近的订单。

14时50分,徐峰走出车间抬头看了一眼,发现原本晴朗的天空,黑云正从隔壁村一点点靠近。与此同时,“光明村企业通知群”内,管理员@了所有人,发了一条气象通知:“受强雷雨云团影响,目前上游已出现10级阵风,预计未来1-2小时我区有强雷雨,并伴有9-10级阵风、强雷电和局部冰雹。14时48分白云区气象局发布人和镇、钟落潭镇、太和镇冰雹橙色预警信号,并将白云区雷雨大风黄色预警信号升级为橙色,请注意防御局地雷击和短时大风导致厂房工棚、临时构筑物、户外广告牌、树木倒塌等灾害。”

徐峰扫了一眼,没放在心上。近10天,群里总发这样的气象通知。他安排工人简单加固了门窗,“只是把它当成普通的阵雨,并没有特别加固。”

事实上,龙卷风出现在广州的概率并不算低。据2022年7月广州日报消息,不完全统计,广州2000年以来共记录到22次龙卷(包括水龙卷),大多发生在4月-8月。

眼看黑云逼近,下起了雨,徐峰才有些心急,连忙让工人把厂房的卷闸门放下来,防止雨水潲进来,淋湿设备和原材料。

15时,黑云完全压到头顶,顷刻间白昼如夜,风雨噼里啪啦响成一片。徐峰终于意识到,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暴雨。他见车间的卷闸门就抵不住大风的摧残,在微信群里喊工人火速撤离,躲在宿舍楼的重机械下面避险。透过宿舍的窗户,徐峰目睹了自己此前从未见过的一幕:窗户玻璃被震碎,铁皮房顶被掀上天,厂房的砖墙经不住铁皮的拉扯,倒塌了。

“地面中尺度辐合线和高空波动过境作为触发条件,触发强烈的上升气流,使得龙卷的母体风暴强烈发展。”@广州天气在文章里分析。

陈洞村的流浪犬基地,张斌最先听到了一串又一串的雷声,轰隆隆,伴随着闪电。风雨中,他和义工一起把在花园玩的狗赶回犬舍。还没把全部的狗安顿好,风雨就越发强烈,眼看自己就要站不稳,张斌只能和义工一起先躲进犬舍里。

他们站在围栏后看外面,天色极暗,“飞沙走石。”犬舍里的狗受到惊吓,狂吠起来,有几只原本在犬舍里的狗蹿出了一米多高的铁网,在院子里惊慌地跳来跳去,还有几只没来得及进入犬舍的狗,在屋檐下缩成一团。

另一边,正在喝茶的李浩被一阵响声打断了闲情,二层小楼客厅的双开玻璃门被一阵狂风“呼”地关上,孩子们尖叫声中,客厅的两扇门像叶子一样来回抖动。

天色瞬间暗了下来,李浩和亲戚起身,两个人咬紧牙关,死死抓住玻璃门,担心稍一松劲门就会被刮飞。即便如此,雨还是从门缝里灌了进来。

李浩看到门外,几块铁皮和垃圾桶在风中旋转,一块铁皮像飞镖一样扎进对面二层厂房的一扇卷闸门,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控制,在门上剜出一个窟窿后又回旋着飞回来。

厂房损失惨重,无民宅倒塌

龙卷风过后,没有人能清晰记得这场灾难的持续时间。

张斌依据狗的反应,判断龙卷风持续了大概10分钟左右;在徐峰眼里,龙卷风只有3到5分钟,那是他的厂房从有到无的时间;与玻璃门博弈时的极度紧张让李浩觉得时间漫长,他认为,龙卷风大概持续了20分钟到半小时。

无论龙卷风究竟停留多久,在他们确认危险已经离去,走出房门的一刻,无一例外地,看到的都是一片废墟。

“全毁了。”徐峰是浙江人,开厂二十多年,经历过台风、暴雨和其他大大小小的自然灾害,但还是第一次见识到龙卷风的威力。厂房损坏百分之八十,棉纺原材料和成品泡水之后,已经全部报废。这还不包括车间内机器的损失,它们被卷起的垃圾砸到后又泡了水,目前尚没法判断损坏情况。

徐峰没买工厂财产保险。附近受灾厂房都是规模差不多的中小型厂家,购买保险的是少数。老板们对着满地废墟一筹莫展,他们和徐峰一样,发一阵子呆、叹口气后,都纷纷忙碌起来,转手订单、联络吊机、清运垃圾、清点设备。

比起工厂动辄上百万元的损失,张斌认为自己遭受的打击不能仅用物质衡量。基地运营经费大部分来自他的个人积蓄,基建更是他亲力亲为。为了给流浪狗一个家,他一手建起这个环境优美、宽敞舒适的基地,因为在山上,需要自己供电,不到一周前,张斌刚搭好600多米的线缆和电线杆。被龙卷风折断的大树砸毁了它们,同时损毁的还有基地的车辆和张斌居住的棚屋一角。

断网、断电、断水,手机没有信号,也无法向外界求助。张斌用基地一台小型挖掘机清除路障,疏通道路,将10位大学生义工安全护送下山。90多只流浪狗无法转移,张斌一边收拾残局一边照顾它们。27日晚,道路疏通后,有义工给他送来了食物和水。

新京报记者从陈洞村和光明村村委了解到,此次龙卷风中损毁的大部分是简易结构的铁皮厂房,钢筋水泥结构的民房几乎没有受损。

李浩和亲戚死死守护的玻璃门最终还是被强劲的风冲裂了,没有其他损失,人也都安好。大风过去后,李浩和亲戚走出家门查看情况,街上一堆砖块旁聚集起一群村民。李浩凑上去,看见一个人埋进了砖堆里,已经没了呼吸。

他听到大家议论着:“谁谁被压住了”“谁家的厂房铁皮被掀了”“村里的废品收购站这回要小赚一笔”……

“我听五六十岁的老人说,这辈子没见过这种场面。”李浩说。

18时,李浩从光明村沿着公路回家,道路已经基本畅通,但路两旁依然满目疮痍,十几米长的大货车被掀翻在路边,直径一两米粗的大树被连根拔起,遍地是变形的轿车、扭曲的厂房架构、铁皮屋顶、珍珠棉和彩钢板。

他沿着公路走了一两公里,走到龙卷风过境的范围以外,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:树木、交通牌整齐地立在路边,路两旁没有建筑垃圾,厂房安然无恙,人们神色如常。“人也正常了、事物也正常了。”这让他想起几小时前的光明村,一个被龙卷风摧毁前的世界。


徐峰的工厂内,棉纺原材料和成品泡水之后,已经全部报废。受访者供图

李浩终于到家,但和他一样,钟落潭镇的村民在龙卷风过境后的第一夜注定难眠。

这一夜,张斌到陈洞村一户村民家里借住。村里也停水停电了,但是房屋坚固、有瓦遮头,他带着一身汗臭和疲惫,倒头睡下。第二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,大树还横在那里,狗舍、棚屋、电缆都等着他去修补、重建。

龙卷风来时,徐峰第一时间通知工人躲进三层宿舍楼,因为撤离及时,工厂的工人都没受伤。宿舍顶楼的铁皮被掀翻了,但房屋主体没受太大影响,成了整个工厂唯一幸存的建筑。

27日当晚,他和工人们在宿舍二楼过夜,吃了在小卖部买的方便食品。村里有人来宿舍巡逻,检查门窗是否安全,提醒大家夜里可能还会下雨,睡觉时不要靠近门窗。三层地板积的雨水透过楼板缝渗下来,流到徐峰的脸上,他换个地方睡下。迷糊间,他能听到街上救援车的声音,车辆就停在宿舍楼附近,像是随时准备出动。

李浩住在光明村的那户亲戚全部分散在周围投奔亲友,也有其他村民没走,留下来看家。他听他们说,村里工程队正在通宵抢修水电,“水电一来,就回家。”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荀建国_NN7379
copyright © 2024 powered by 上海市品茶-成都市喝茶高端海选-成都市喝茶高端定制   sitemap